听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玉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傍晚,村内学校门前,黑压压大人孩伢围坐一圈,中间一张长条桌,桌上点一盏昏?#39057;?#39532;提灯,灯旁一面小牛皮鼓,一留着背头体态微胖的男?#37038;?#25343;鼓槌“嘣嘣”一敲,张口就能引众人发笑地开言道:“哎行了,诸位老少别说话了,天也不早了,来人也不少了,书马上就开演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乎,围坐的人们不论是男是女,是大人是孩子,立时都安静下来,伸长脖子,前倾着身子,竖着耳朵恭听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便是我小时候听书的场景。这场景我当时是多么的盼望啊,这盼望一年也就能实现个两三回,每?#25442;?#20063;就连听两三晚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书的是我的表爷爷,表爷爷是禹城市梁家镇武庄村人,姓张名吉?#21360;?#24352;吉河表爷爷口才很好,说书极富特色,模仿人物惟妙惟肖,说到动情之处还会唱。他嗓音浑厚,情感丰富,能唱得老少爷们儿捧腹大笑,能唱得大娘大婶眼泪汪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表爷爷曾是禹城曲艺协会会长。他说书,在鲁北一带是很出名的。他常年在禹城、齐?#21360;?#20020;邑、陵县等地轮回演出,?#24247;?#19968;处,不论是哪村哪寨,富裕的村子会多留表爷爷说几晚上书,一连说个七八甚至十几晚上。要是到了贫穷的庄里,也都会爱于表爷爷的人缘,留他说个三两晚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村,是个穷庄,表爷爷每次来,法定的时间?#39057;模际?#19977;晚上。而这三晚上,头一晚上大?#38469;?#34920;爷爷白送的。表爷爷每年来给我老奶奶拜年,都借此奉送给女人们一晚上书。村里两个生产队的队长碰头商量,手头再紧,也一个队里拿出三块钱,各留表爷爷说书一晚上。表爷爷说书,一晚上三元钱的报酬。至于管饭,?#38469;?#22312;我老奶奶?#39029;裕?#31179;后队里多分给老奶奶几斤粮?#22330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最爱听表爷爷说的书是《平原枪声》,开场白是这样说的:“看官抬头请往正北看,大道上走来一英俊青年……”那青年就是《平原枪声》里的主人公马英,化名常铁生。我没读过这本书,却对《平原枪声》中的人物记得滚瓜烂熟。像英雄马英、老孟、二虎、郑敬之、苏建梅,日本鬼?#28216;?#34255;太君,亲日走狗苏金荣、杨百?#24120;?#21467;徒苏建才?#21462;?#36825;些,?#38469;?#21548;表爷爷说书熟悉的。特别是杨百?#36710;?#27721;奸形象,表爷爷把他刻画得淋漓尽至,栩栩如生。表爷爷形容杨百顺一见马英魂飞魄散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样子,?#20004;?#25105;都能倒背如流:“这杨百顺闻听马英二字,啊嗐我?#25991;?#20010;娘哎——只觉得,左耳鸣,右耳嗡,脖子后?#35775;傲狗紓?#24515;口窝里?#31227;?#36890;,腿肚子转筋,叽哩嘎嘣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表爷爷说书分段,一段书大约一个小时,每一段书结束的时候,?#38469;?#22312;人们听得正热,急于听结果的时候,表爷爷却戛然而止:“眼看马英前后受?#26657;?#21361;在旦夕,欲知结果如?#21361;?#27463;歇喘喘再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人们热切等待,接?#26049;?#21548;完第二?#38382;保?#24050;到了收场的时候了,表爷爷边看着众人,边做着收拾?#19968;?#30340;动作,唱道:“各位看官且听清,依着我?#30340;艿教?#26126;,可大伙还得早起去出工。”“再来一段!”“再来一段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们几乎异口同声要求,让表爷爷再来一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表爷爷只好再说一段。?#36824;?#36825;一段没有前两?#38382;?#38388;长。人们听得正过瘾时,表爷爷忽?#25442;?#35821;一转,唱出了声:“月上正南已三更,可不能说到大天明。”这时的表爷爷,再不听“再来一段”的呼声,?#36824;?#23558;鼓装进袋子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们恋恋不舍,拿起板凳,提上小杌往回走。一路上,唏嘘不已,相互回味着书中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表爷爷说书几十年,最近这一二十年,由于身体等原因,再没说过书。两年前,表爷爷因病去世了。追忆表爷爷的艺术人生,众人无不交口称赞,对他?#21152;?#19981;尽的怀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?#20113;?#23427;?#25945;澹?#36716;载?#24247;?#22312;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?#25237;云?#30495;实性负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③鉴于本网发?#20960;?#20214;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苏11选5开奖直播